Good Luck To You!
欢迎光临本站!

网站首页 美国式禁忌1 2 3 4 正文

【黄蓉襄阳回忆录】德国新冠肺炎病例增至7例:出现首例儿童确诊患者

admin 2020-05-20 美国式禁忌1 2 3 4 28 ℃ 0 评论
黄蓉襄阳回忆录

  1994年新中国成立45周年和1999年新中国成立50周年,赵忠祥两次在天安门城楼上主持《国庆烟火晚会》实况直播。

  赵忠祥回忆称——

  “国庆50周年,我主持就应当更成熟一些,但仍然紧张。我是国庆阅兵和群众游行庆典直播的主持人,也是10月1日,白天在天安门广场阅兵的主持人,其实严格讲应称为播音员,因为我只出声,不露脸。

  “50周年国庆晚会也是我主持,说不紧张,那是假话,那是向全世界直播,真不能出一点差错。在那个紧张的状况中,即使事先已经演练了许多遍,也会不由得心情紧张。”

黄蓉襄阳回忆录

  傅敏:对,1943年为黄宾虹做了展览,那时候黄宾虹是默默无闻的。他和我父亲相差45岁,他们是典型的忘年交,黄宾虹认为傅雷是他的知己。

  艺术评论:在那个年代里其实有很多画家,他为什么独独对黄宾虹和他的画有兴趣呢?

  傅敏:不是他去选的,是他们相遇了,我父亲自己不会画画,他却懂画。他比画家还画家。他看得懂黄宾虹的东西,黄宾虹的艺术和他的绘画的意境触动了傅雷。同时代的画家齐白石在当时已经非常有名了,傅雷也不会选择很有名的像徐悲鸿,他看不上徐悲鸿,他觉得徐悲鸿的东西是站不住脚的,尤其是他的国画。黄宾虹的为人非常低调,不为名不为利,就是为了艺术。傅雷身上的文人气质与黄宾虹相契合。他在家就会跟我说说黄宾虹的线条、结构、构图等等,还有油画上的色彩问题。他们主要是通信交流,其实并没有见过很多次面。1943年那会他们俩还没见过面,仅靠通信。一直到第一次见面是在1948年,我父母到北京看黄宾虹,那时黄宾虹在北京,完了以后我们全家人到昆明去了。黄宾虹1952年在上海开画展,他到上海第一个就是去看我父亲。之后父亲又去参加了黄宾虹的画展。在1954年父亲到杭州去看过黄宾虹,回来以后写了最后一封信。没多久,黄宾虹就去世了。

  艺术评论:《西方美术二十讲》是很多人的美术启蒙读物,傅雷先生有没有跟你谈过这方面的问题?

Tags:黄蓉襄阳回忆录

本文暂时没有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(●'◡'●)

欢迎 发表评论:

请填写验证码